返回

玉面郎君系列之曲府宴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 2 部分阅读第(1/6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这时阿遥拥住阿雪,坐到一张条凳上叽哩呱拉的说着,隐隐听阿雪问道:「你是不是已把自己献给他啦?」阿遥娇羞点头,却凑到阿雪耳边轻声道:「但我不后悔,那滋味美着呢!」两人又说了一阵,只听阿遥道:「笑哥,我姐答应了,会给你做一件新衣服,但你不可骚挠她哦,她和村里的阿虎是青梅竹马的玩伴,已答应嫁给他了,你可不能坏了规矩哟!」

    玉面郎君暗笑,呵呵,青梅竹马有什么用,我包管明天她会乖乖在我身下婉转承欢,娇喘呻吟,嘴里当然连口称是。阿遥道:「姐,你现在就开工给笑哥做衣服吧,我去准备晚饭!」说着进了厨房。阿雪也拿出一个小篓和一方蓝布,从里面找出针线和剪刀,开始做起衣服来。

    玉面郎君在旁边观看,见阿雪穿针引线,剪裁丈量,手法十分娴熟,不由暗赞她好手艺,但旋即就被她精致的面容和完美的身段给吸引过去了,看得如痴如醉。阿雪显然也发现了玉面郎君在偷看自己,忙垂下螓首,羞道:「先生是否站得累了,坐下休息会儿吧!」

    玉面郎君也有点不好意思,忙应道:「好,好!」坐到刚才阿雪和阿遥曾坐过的条凳上,却依然忍不住打量阿雪。阿雪也忍不住偷偷瞥一眼玉面郎君,谁知这不看还好,这一看更羞得满脸通红,原来条凳比较矮,玉面郎君坐下后长衫下摆完全豁开,下体从豁口处全部露了出来,原本阿雪只能从破洞看到玉面郎君伸出的一小截rou棍,现在则一览无余,不但看到了昂然勃起的粗长的rou棍,还看到了rou棍下那软乎乎的肉囊和黑乎乎的荫毛。

    阿雪忙移开目光,却已是心慌意乱,手足无措,脸上烫得就如火烧一般,不由嗔道:「先生,你还让不让人做事啊?」玉面郎君一时未反应过来,不免有点茫然不解,奇道:「怎么了阿雪姐,我未做什么啊?」阿雪羞道:「你看看下面......」玉面郎君左瞧瞧,右瞧瞧,见地面干净得很,什么也没有,不由更迷惑了:「地上什么也没有啊?」阿雪脸上红晕更甚,原来玉面郎君左瞧右看的功夫,下摆完全从膝盖滑到了胯间,不但是底下那玩意儿暴露得更加彻底,连屁股也露了出来,当真是一点遮蔽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阿雪终于再忍不住,嗔道:「先生,你快把那rou棒遮一遮吧!」玉面郎君这才发现了症结所在,不由也羞得老脸通红,忙站起来,嗫嚅道:「不好意思,我光顾着贪看阿雪姐美貌,居然忘了照料小弟弟了,但愿没有污了阿雪姐的眼吧!」阿雪羞涩难当,也不好意思再说,惟有低垂螓首,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保持缄默,气氛尴尬而暧昧,幸好这时阿遥端菜出来,两人才感觉好了点。三人吃罢晚饭,天色已黑定了。阿遥道:「姐,你早点休息,我今晚就不陪你睡啦!」点了一盏油灯,挽了玉面郎君,进入其中一个房间。阿遥从柜子里搬出被褥,铺在一张木板床上,脱了衣服爬上床去。玉面郎君当然也不会客气,把破衫脱了一丢,跳将上去。这一晚,两人尽情狂欢,也不知干了几回合,屋子充溢着阿遥抑止不住的娇喘和呻吟,直到两人实在支持不住,才交股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玉面郎君悠悠醒转,见阿遥还在呼呼酣睡,明晃晃的阳光从小小的窗户洒将进来,将屋子里照得甚是明亮。玉面郎君也不叫醒她,径自披上破衫,走出房外,只见客厅桌上放了一件蓝衫,一看就是新做的,虽面料较粗糙,但做工很是精细。玉面郎君心想,这大概就是阿雪专门为我做的长衫了,没想到阿雪还真有点心灵手巧呢!如此想着,脑中就浮现出阿雪那美丽的身影来,不由就有些痴了,如此佳娆,如果不让她承欢胯下,再吃了她一身嫩肉,是多遗憾的一件事,恐怕自已也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玉面郎君举目四顾,见几个房间的门都开着,看样子阿雪出门去了。玉面郎君信步走进阿遥隔壁的房间,

点击此处阅读本站所有爱爱小说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